业务联系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鉴藏 >

收藏文房新宠:刻铜墨盒

时间:2016-11-09 10:1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收藏文房新宠:刻铜墨盒
提到刻铜墨盒,很多人都会感到很陌生。其实它是也是文房用品的一种,是盛墨汁的“小物件”。由于材质明亮,上面绘旋的图案文字线条明快,优美隽秀,充满文化气息而在清末风靡一时。有意思的是,随着近几年文房用品的不断走俏,逐步淡出人们视线的刻铜墨盒,价格也在不断攀升。
 
  江苏泰州的铜器收藏家蒋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之前人们只了解最为传统的文房四宝,而近几年,因为铜器收藏规模的扩大,很多人对压制的铜墨盒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相比其他文房中的藏品,铜墨盒更具有艺术气息。很多藏者都非常喜爱墨盒上的图案。”蒋平说。
 
  因此,刻铜墨盒虽然不是那么赫赫有名,但它因独特的艺术魅力与历史价值成为收藏界中的“骄子”。细细品味后,记者发现,刻铜墨盒在收藏界更是有几分“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清高。
 
  为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决定跟随着蒋平先生走进这有些陌生的刻铜墨盒的世界,一起领悟属于这“小物件”的前世今生。
 
  陈寅生首创
 
  正如蒋平介绍的那样,铜墨盒是盛墨汁的小物件,产生于清道光、同治时期,盛行于光绪、民国年间。
 
  也有资料记载并证实,铜墨盒属于传统的文房用品,流行于清中晚期。据《天咫偶闻》记载:“墨盒盛行,端砚日贱,宋代旧坑,不逾十金,贾人亦绝不识,士夫案头,墨盒之外,石砚寥寥。”
 
  资料记载,清末民初,墨盒成为文人雅士、达官显贵把玩摩挲的古玩。当时,把获得一方精美墨盒视为一种时尚,蔚然成风。因为墨盒制作工艺精湛,刻铜隽永成了庆贺寿诞、喜结良缘、军旅建功、学有所成、工程峻工、建筑落成、重大纪事等之馈赠礼物及纪念品,多刻有“某某清玩”、“某某雅玩”、“某某雅正”、“某某成立纪念”、“某某学校毕业纪念”等字样。因此,刻铜墨盒成为中国近代史上光辉的一页,与许多重要事件、重要人物都有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刻铜墨盒的起源与一名秀才有关。陈寅生,名麟炳,清同治秀才,清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在北京琉璃厂开设“万礼斋”,后改为“万丰号”。墨盒刻铜正是由他首创,他的作品前无古人,后无超越者,有一代刻铜宗师之称。
 
  历史文献记载,清末科举时代,陈寅生的刻铜曾极盛一时,他的刻铜作品和当时著名书画家一样,在琉璃厂各家南纸店有笔单。《古玩史话与鉴赏》云:“陈寅生的刻铜作品,成为清代刻铜艺术珍品,亦属珍贵文物。”《天咫偶闻·卷七》云:“光绪初,京师有陈寅生之刻铜,周氏元之画鼻烟壶,无法称绝技。”《中国民间美术艺人志》云:“他(寅生)所刻的墨盒,可以和陈曼生壶并传。”可见陈寅生刻铜艺术成就之大,价值之高。
 
  在南京文物鉴定师李志看来,陈寅生的刻铜艺术代表了清末民初刻铜工艺发展的最高水平,在中国民间艺术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而相比我们所熟知的砚台,铜墨盒更加轻巧灵便,并能保持墨色的滑润和黑亮,故在当时颇受文人雅士的欢迎。而今天那些存留在民间的老铜墨盒,则受到了收藏爱好者的青睐。
 
  “现在收藏刻铜墨盒的藏家们都以拥有陈寅生的作品为最大的追求。”李志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陈寅生艺术成就最高的作品是他的楷书、行书、行草类的刻铜作品。
 
  刻铜艺术
 
  记者了解到,由于从清朝中晚期至20世纪40年代是刻铜艺术品,特别是刻铜墨盒盛行的年代,在这期间造就了众多的名家字号和刻铜艺人。
 
  相关资料显示,清代富家所用烟具(含鸦片、烟草用具),许多是白铜制造,大多为刻铜工艺。北京故宫所藏慈禧使用过的水烟袋均系各家字号所制,其中有“姑苏汪云从店银白仁制造”、“京都协聚成制造”、“广东十八甫陈运记真白制造”等,制品均系精美工艺品。
 
  提到刻铜工艺,李志告诉记者,一般以阴文刻、阳文刻、双钩线刻为主,值得赞赏的是,刻铜工艺还吸取了平雕、竹刻、篆刻的技法,其铭刻题材多以书法、绘画、治印形式出现,并主要在文具、烟具上发挥,尤以铜质墨盒上铭刻最为常见。
 
  因此,刻铜墨盒集质地、作工、造型、刻工、诗文、书法、绘画、印章、篆刻、装饰花纹多种艺术表现形式于一体,可谓气象万千,玩味无穷,有着极浑厚的文化内涵和极高雅的收藏品味。
 
  与此同时,北京的刻铜艺术品,特别是刻铜墨盒驰名国内外。《北京繁昌记》云:“北京之墨盒儿与江西南昌之象眼竹细工及湖南之刺绣,为中国之三大名物。”云集在北京的名家众多,其中最著名者当属刻铜墨盒创始人陈寅生及民初治印家张樾臣。
 
  记者深入了解后发现,在刻铜艺术发展阶段,除了陈寅生和张樾臣,还有不少著名的书画家为铜墨盒的制作提供过画稿,他们专门为刻铜而作,即兴在铜墨盒上书画,然后由匠人所刻。但也有文人自己写稿自己刻的。其中,以清末民初的书画大家姚茫父的作品最多,他亲手刻铜名扬一时。
 
  据资料记载,姚茫父,名华,字重光,号茫父,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进士,留学日本,后教于清化学堂,民国后曾出任北京女师、美专校长。他多才多艺,在诗、文、词、曲、碑、版以及考据、音韵等方面都有很高成就。其书画造诣高深,一生留下作品甚丰,鲁迅、郑振铎皆认为姚茫父是民初有代表性、有创造性的画家。除了创造众多的书画作品外,他还运用水印、木刻、刻铜、颖托等多种表现形式。
 
  蒋平告诉记者,那个时代,由姚茫父提供书画稿的墨盒委实不少,治印模式居多,一些精品由名家刻成。茫父自己兴之所致,有时也亲自奏刀,署名姚华。他的多才多艺在铜墨盒上得到充分表现,诗、书、画、印、刻俱佳。
 
  至于铜墨盒的制作材料,外壳一般有白铜、黄铜两种。一般来说,黄铜在美感上不如白铜,如果极好的工艺发挥在黄铜上,也值得收藏。还有白铜、黄铜、红铜共用,名“三镶”是最为特殊的,比较少见了。刻铜墨盒内胆多为红铜,也有考究的墨盒用瓷胆或玻璃胆,但比较少见。鲁迅先生于1924年在西安讲学时,馈赠当地著名收藏家阎甘园之子阎秉初的一方墨盒就是瓷胆,刻铜花纹,精细极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陈寅生之后,南京濮又翎在铜墨盒创作领域也非常出名。《中国艺术家征略》记载:“南京人濮又翎,工镌墨盒,所刻字不如画。”时人以同一墨盒上用濮又翎的画去配陈寅生的字,时称书画两绝。
 
  不过,记者从一位墨盒收藏者口中得知,在民国初年影响最大的墨盒铺,当属民国初年开设的同古堂图章墨盒铺。这家铺子的经理就是上文提到的张樾臣,是陈寅生过后冠绝一代、成就最高的刻铜艺术家。他首创在铜墨盒上刻汉印,他把刻竹刀法中的“沙地留青”法运用在刻铜墨盒上,刻出的阳文花卉极为生动古雅。他采用治印中的“双钩浅刻”技法刻出一汉隶,用笔圆润有力,结字秀丽,风韵典雅。据悉,张樾臣艺术成就最高的作品是他的治印作品,平生治印数以十万计,曾为末代皇帝溥仪治过“宣统御览之宝”、“宣统御笔”、“宣统之宝”等。
 
  胡夔文在《困知斋诗存》中有诗云:“厂甸西头张樾臣,手拈铁笔仿周秦,满腔中有燕邯味,不似寻常市上人。”民国初年,虽然北京经营刻铜墨盒的店铺很多,但皆视同古堂为龙头。许多小店常是从同古堂买回刻好的墨盒,拓成拓片,根据拓片翻刻。有的甚至连底款都印上“同古堂”字样,但其刻工都不及同古堂制作的铜墨盒。
 
  重焕生机
 
  记者了解到,刻铜墨盒在中国的兴盛仅仅是几十年的光阴,随着硬笔的出现,自来水笔逐渐代替毛笔成为日常的主要书写工具,刻铜墨盒也逐渐被人们遗忘,从此几乎绝迹。
 
  李志认为,由于铜墨盒背后的艺术背景以及艺术家们的努力,现今它在收藏市场中逐步有了自己的光辉,让一些收藏家对铜墨盒开始上心。
 
  “据我所知,在历史上,由于刻铜墨盒盛行的时间较短,所以全国的收藏人数总体很少,在拍卖行中上拍的存品也不多。”蒋平告诉记者,这样也说明了铜墨盒收藏的难能可贵,不过,如今更多的精品还要在古玩和旧货市场上寻找。
 
  “也正因为同其他古玩相比,墨盒收藏还处于起步阶段,所以收藏和升值空间不容小视。”蒋平说。
 
  北京的墨盒收藏者王先生收藏刻铜墨盒已经有快十年的时间。“完全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在朋友家看到一个墨盒。当时只是好奇,没成想越是了解越是着迷,完全被其精美绝伦的图案所吸引,最后就开始到处搜罗了。”王先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北京的潘家园旧货市场上有很多这样的墨盒,他定期便要去看一看有什么“好货”,还会经常到全国各地的旧货市场逛逛或和藏友进行交流。
 
  在王先生看来,随着近年来民间收藏的兴盛和文房用品的走俏,刻铜墨盒在民间收藏市场中价格不断攀升,重焕生机。
 
  记者也从文物古玩市场上了解到,如果在15年以前,一般200元左右就可买到一方精美的刻铜墨盒;现在,这样的墨盒往往在大几百元上下,其市场价格也以每年10%-20%的幅度上涨,特别是名篇、名店、名师錾刻的铜墨盒,价格都在数千元至数万元之间。特别是在香港苏富比2003年春季拍卖会上,一只御制铜胎珐琅画岁鸟图镂空六棱温墨盒的估价就高达20万到50万港元。
 
  “让那些卖家出价如此之高的原因是铜墨盒上的书画设计,它们体现了文玩韵味和艺术气质。”李志告诉记者,刻铜墨盒同刻印、竹雕和制壶一样讲究名人作品。清末民初,北京“万丰号”的店主陈寅生以刻山水人物、花鸟鱼虫等图案见长;“同古堂”的店主张樾臣继承并发展了陈寅生的刻铜艺术,齐白石、陈师曾等当时的名画家都为其设计过图稿。
 
  “这些作品如果出现在市场上,价格至少在20万元以上。”李志透露,还有一些藏家正在寻找一些珍稀绝伦的刻铜墨盒。比如一方盒盖上有用蝇头小楷雕刻的520多字的《朱子家训》的铜墨盒,或者有几位大家共同留下拓印的墨盒,这样的雕刻极费精力和人力,非常珍贵,收藏市场的价格更是无法估量。
 
  蒋平也对记者指出,不可否认,铜墨盒上的刻文镌画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纪念价值,对于收藏界人士来说,诱惑力非常大。
 
  记者从业内人士那儿了解到,现今犹存的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工匠们特别制作的铜墨盒纪念品就是极富有纪念价值的。
 
  与此同时,一些藏友的藏品也发现有清朝军队中“壹标壹营护兵”使用的铜墨盒,有民国时期的“辽宁省教育成绩展览审查纪念品”,有黄埔军校品学兼优学生的奖励品。一方刻有“天津交易所”字样的铜墨盒反映了我国早期商业发展的历史。
 
  因此,蒋平对记者强调,由于铜墨盒时代特征十分明显,刻铜艺人目前几乎绝迹,再加上墨盒收藏处于起步阶段,同其他收藏品相比,刻铜墨盒考证较容易,收集相对容易。
 
  “如果有藏家现在对墨盒有兴趣的话,将是非常好的收藏时机。”蒋平认为,虽然市场中刻铜墨盒的价格参差不一,但是基本上保证了物有所值。而且从年代上看,清末民初之际的刻铜墨盒目前价格尚处启动的初期阶段,其价值仍被低估,升值空间较大。
 
  辨假识真
 
  当然,不是所有的铜墨盒都具有收藏价值。有专家强调,一般意义上的刻铜墨盒并不一定值得收藏,如果作品中具备历史、文化、艺术多方面的内涵,收藏和升值价值才会比较高。
 
  “总结起来的话,鉴定墨盒要从三大方面着手。”李志对记者介绍,业内如今鉴赏一个刻铜墨盒的价值,首先要看品相。虽然铜墨盒是金属材质,不易碰裂,但其盖部边沿材质较薄,而且许多流传下来的铜墨盒多为使用品,残留墨汁,经过几十年、上百年的腐蚀,边缘易腐蚀,四角易开裂,因而在收集中要特别注意墨盒是否平整完好、不损不裂。
 
  其次就是看纹饰,李志告诉记者,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辨别纹饰的捷径是看纹饰的作者和作品的出品作坊。
 
  “以陈寅生、张樾臣、姚茫父为代表的刻铜艺术家的作品,以万礼斋、义合成、京明斋、古松斋等为代表的铜墨盒作坊的作品,价值相对一般作品要高得多。”该人士指出,另外,由著名的书画家提供画稿,在墨盒的制作上引入错铜等特殊工艺、器型独特、墨盒与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有关等因素也能影响刻铜墨盒的市场价值。
 
  “最后一步就是材质的辨别了。”李志对记者指出,铜墨盒的材料多为白铜和黄铜,民国以前多为黄铜。一般来说,以白铜为原料制作的铜墨盒光泽柔亮、摩滑细润,盒面上的文字、图案表现力强,背景突出,铜质越白亮,越有收藏价值。如果极好的工艺发挥在黄铜上,也值得收藏。另外,白铜、黄铜、红铜共用,名“三镶”是最为特殊的,也比较少见。
 
  王先生还特别提醒广大收藏者,刻铜墨盒市场虽然相对于其他古玩藏品市场来说较为“单纯”,但是因为这几年刻铜墨盒价值被外界认可,目前市场上很多销售的墨盒大多为近年来生产的赝品。
 
  “其中作假的几种形式分别是新仿、旧仿、修补和后加款。”王先生对记者普及。
 
  蒋平告诉记者,这些情况确实在近几年的刻铜墨盒市场出现过。“特别是旧仿和修补让很多在市场搜罗的藏家们连连上当”。
 
  蒋平对记者解释,旧仿就是仿制名家作品,比如陈寅生、姚茫父等大家的作品,这类民国仿制品极多。“不过,如果刻工较好,却不失为具有一定价值的收藏品。这在文玩市场收藏界是比较特别的情况。”
 
  至于什么是修补,蒋平表示,刻铜墨盒因使用频繁,最易损坏的部位是口沿、盒底和砚板,所以口沿部与砚板易破损,甚至脱落,盒底磕碰易变形内陷、磨穿。
 
  “所以在鉴别藏品的时候,上述部位要仔细观察,是否经重新更换、修补。当然,一方刻工精良的墨盒,如盒盖保存完好,其他部位虽经修补,仍有收藏价值,只是价格比品相完整的要低得多。很多藏家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在价格上面吃了大亏。”蒋平说。
 
  在李志看来,既然了解作伪手法之后,辨伪时需特别留意上述几点,严加防范即可。
 
  “准确地说,墨盒上手,先看文字、图案、底款、刻工、造型;然后看外观是否完整,包浆是否自然,盖合严密程度;再打开盒盖,看口沿部有无损坏,砚板有无脱落破裂,盒内有无丝棉存留,紫铜内壁有无更换。全部没有问题之后,基本上可以圈定这个刻铜墨盒的价值是多少,是真是伪,或真中有伪。”李志说。
 
  “在我看来,仔细学习刻铜墨盒的相关知识背景之后,只要认真识别就会发现破绽,因为在一方墨盒上,在诗、书、画、印、刻五个方面都不露出破绽不太可能。”王先生最后补充到。
 来源:国际金融报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收藏界的立场,也不代表收藏界的价值判断。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cangwor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民收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61号
未经人民收藏网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及作品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南池子大街26号人民收藏与投资周刊 电子邮箱:352903818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