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码: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滚动 >

刷新韩国电影史,奉俊昊以《寄生虫》赢得金棕榈大奖

时间:2019-05-26 21:09  来源:人民收藏网——中国最权   作者:admin

当地时间5月25日晚间,为期12天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众望所归之下,导演奉俊昊凭借《寄生虫》摘得最佳影片金棕榈大奖,成为韩国电影史上获此殊荣的第一人。事实上,《寄生虫》也是今年戛纳唯一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的获奖影片,其他诸多奖项存在争议。

金棕榈是献给韩国电影百年纪念的最好礼物

奉俊昊的《寄生虫》以喜剧的形式对准当下韩国社会的贫富分化问题,讲述住在廉价的半地下室出租房里的一家四口,原本全都是无业游民。在儿子隐瞒真实学历,去一户住着豪宅的富有家庭担任家教后,一家人的生活渐渐起了变化,但豪宅里隐藏的一个秘密,又让他们的命运急转直下。影片的情节铺陈几经反转,出人意表又极富黑色幽默,同时不乏一针见血直逼阶级问题本质的深度。在今年戛纳场刊的打分中,拿到最高的3.5分。

在获奖后的媒体采访中,奉俊昊表示,之所以在出发前往戛纳前,跟韩国媒体说不要对拿奖太抱希望,是因为在他看来,这部电影的人物和故事是韩国社会中的典型,外国人不一定能理解。他解释说:“表面上看,这部电影是关于一个富有的家庭和一个贫穷的家庭,但它其实是我对未来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的思索和看法。”

谈到获奖感受,奉俊昊说:“今年恰恰是韩国电影诞辰一百周年,我想它是献给这一纪念的最好礼物。”他也强调了自己对类型片的情有独钟:“拿到金棕榈让我很吃惊,但更吃惊的是,评委会居然会把大奖给一部类型片。我一直就是个类型片死忠粉,所以这点让我今天觉得格外开心。”

除了导演工作之外,《寄生虫》的剧本也出自奉俊昊本人之手,被问到如何能写出这个故事。奉俊昊说:“首先,当我在写剧本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先入为主去想它该是什么类型。我经常会坐在咖啡店里,听着周围人天南海北闲聊,这给了我很多灵感。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只有一次我是刻意想打破类型片的传统,那就是《汉江怪物》。因为我实在讨厌之前的那些怪物片,一个大东西没事在那里一晃就是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而《汉江怪物》里它只在开头13分钟出现。”

奉俊昊也重申了已故韩国导演金绮泳对他的影响,表示《寄生虫》的灵感正是来自他的代表作《下女》。而在谈到这次拿奖对韩国电影的意义时,奉俊昊说:“2006年,我去法国电影资料馆参加了金绮泳导演的作品回顾展。我发现法国的观众很喜欢他的作品,这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虽然我今天在戛纳拿奖了,但我不认为自己是唯一能代表韩国电影的导演。韩国电影史上诞生过很多大师级导演,而我只是运气很好,能从韩国走向世界。而且,我也相信,越来越多的韩国导演的作品将来会走向世界。也许,我这次拿奖多少会让其他地方的人对韩国电影产生点兴趣吧。”

《寄生虫》计划于5月30日在韩国公映。

“政治风暴”席卷戛纳

以主竞赛单元的21部入围作品来看,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竞争原本应该格外白热化,毕竟其中既包括肯·洛奇、达内兄弟、昆汀·塔伦蒂诺、特伦斯·马力克、阿布戴·柯西胥五位曾经拿过金棕榈奖的导演,此外,还有阿莫多瓦和泽维尔·多兰这样多次带着作品来到戛纳参赛的老熟人。然而,最终以上的诸位,连金棕榈的叶边都没有摸到。只有达内兄弟将镜头对准身负极端宗教思想少年的新作《年轻的阿迈德》获得最佳导演奖,这也是他们继1999年及2005年分别凭借《罗塞塔》和《孩子》两获金棕榈大奖,以及2011年凭借《单车少年》获得评审团大奖后,第四度在戛纳拿奖。

除此之外,其他奖项多被之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电影人获得。其中争议最大的要属相当于第二名的评审团大奖,获奖影片是现年36岁的法国导演玛缇·迪欧普(Mati Diop)的长片处女作《大西洋》。这结果一揭晓,记者所在的媒体中心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嘘声。该片以悲观的视角凝视非法移民女性的遭遇,在场刊打分中拿到2.8分,对处女作来说其实也算差强人意。只是,在今年的入围影片中,它是否确实有资格拿到仅次于金棕榈奖的评审团大奖,恐怕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相当于第三名的评委会大奖今年下了双黄蛋,获奖导演同样也是两位新人。现年39岁的法国导演拉吉·利根据他的短片拓展而成的长片处女作《悲惨世界》,聚焦的是巴黎移民聚集区中警察与年轻人的对抗。另一部获奖作品《巴克劳》出自巴西导演儒利亚诺·多赫内利斯和小克莱伯·门多萨,影片以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基调,讲述一个在地图上消失的村庄,陆续发生离奇的死亡事件,其后的剧情几经反转,影像风格暴力血腥。

巴勒斯坦导演伊利亚·苏雷曼(Elia Suleiman)以雅克·塔蒂风格呈现的喜剧《必是天堂》被特别提及,该片讲述一名巴勒斯坦导演——即苏雷曼本人——在巴黎和纽约的所见所闻,直截了当为他的祖国大唱颂歌,对西方世界极尽嘲讽之能事。

以上这些作品,加上聚焦阶级关系的金棕榈大奖得主《寄生虫》,不难看出今年戛纳的评委们对于臧否政治议题和社会问题的影片格外推崇。事实上,不仅是这些获奖作品,没有获奖的入围影片也不遑多让。肯·洛奇的《对不起,我错过了你》对准资本主义社会顽疾;还有贾木许的《丧尸未逝》,就算他本人否认与政治有关,但观众还是一样就能看出其对特朗普政策的吐槽;奥地利女导演杰茜卡·豪丝娜(Jessica Hausner)执导的英语片《小小乔》则让人不免联想到英国脱欧的问题。

原本倘若一概而论的话,欧洲三大电影节中,柏林最推崇反映政治主张和社会议题的作品,威尼斯最看重艺术上剑走偏锋的作品,而戛纳电影节则是处于两者的中间,唯各方面都达到高水准的“六边形”作品是瞻。而像今年这样如此政治的一届戛纳电影节实属罕见。

值得一提的是,在奖项揭晓前,原本坊间流传今年的金棕榈大奖确定要给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的半自传式的新作《痛苦与荣耀》,毕竟他此前五度入围,却始终未能摘金,今年戛纳是时候“还债”了;而这部作品的场刊打分为3.3,仅次于《寄生虫》——论资历、论水准,都不至于招致太多的非议。然而,最终这部作品仅帮助安东尼奥·班德拉斯捧回一座最佳男主角奖。看来在动荡不安的大时代下,充满回忆的温柔之乡终究还是过于遥远。

今年有两位女导演获得奖项,与去年持平。除了玛缇·迪欧普的评审团大奖外,法国导演瑟琳·席安玛(Céline Sciamma)的《年轻女子的肖像》获得最佳剧本奖。再算上帮助英国女演员艾米丽·比查姆(Emily Beecham)赢得最佳女演员奖的《小小乔》,也就是说今年入围的四部女性导演作品中,最终有三位的作品获得奖项,超过了半数。

由此可见,在保证性别平等的5050x2020协议下,女性导演的作品的确在戛纳越来越受重视。至于戛纳艺术总监福茂在本届电影节开幕之际,引用阿涅丝·瓦尔达导演的说辞——“千万不要因为一部电影的导演是女性就选它。选它,得因为它本身配得上这个荣誉”,是否也同样获得践行,恐怕只有电影节的主办方和今年的各位评委们心知肚明了。

戛纳电影节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

《寄生虫》奉俊昊(韩国)

评委会大奖

《大西洋》玛缇·迪欧普(法国/塞内加尔)

最佳导演

《年轻的阿迈德》达内兄弟(比利时)

最佳女演员

《小小乔》艾米丽·比查姆(英国)

最佳男演员

《痛苦与荣耀》安东尼奥·班德拉斯(西班牙)

最佳编剧

《燃烧女子的肖像》瑟琳·席安玛(法国)

评审团奖

《悲惨世界》拉吉·利(法国)

 

《巴克劳》朱利亚诺·多内莱斯、小克莱伯·门多萨(巴西)

评委会特别提及

《必是天堂》伊利亚·苏雷曼(巴勒斯坦)

短片金棕榈

《我们和天空的距离》 Vasilis Kekatatos

短片单元特别提及

《MONSTRUO DIOS》 Agustina San Martin

金摄影机奖

《我们的母亲》 凯撒·迪亚兹(危地马拉)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收藏界的立场,也不代表收藏界的价值判断。

责任编辑:admin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付款方式 | 网站地图 | 技术支持
Copyright © cangwor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人民收藏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61号
未经人民收藏网同意,不得转载本网站之所有信息及作品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南池子大街26号人民收藏与投资周刊 电子邮箱:3529038184@qq.com